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odies

栖身寒月身不缀唯有心流离,赋予尘火眉不蹙何来一生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蚁碌  

2013-08-17 23:03:44|  分类: 愤青时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伏在桌上,看着台灯,感受着寂静里,一种属于灯光、茶香和虫鸣的夏夜,颇为惬意。

然而一只小小的蚂蚁,极为突兀的闯进我的视线,一如我般惬意,悠闲自在的爬着,从我天花乱坠的稿纸上向着空笔筒爬去,灵巧的身影缓缓而轻快的挪动着,明亮的灯光照耀在它的身上,它似乎也向往着,那种光辉,那种高度。

它偶尔停驻,偶尔奔驰,不久便来到了空笔筒的上边沿,在圆形的笔筒沿打着转,一圈又一圈。

我只是静静的观望,将茶壶里的水向茶杯里倾斜,一次又一次,直到一壶茶见底的时候,它似乎转悠的不耐烦了,它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,为何距离那片光辉还是如此的遥远呢?

它不甘心,却又不愿放弃自己已经到达的位置,它不愿折返,因为它认为这事有辱自己的尊严,自己已经站的这么高了,应当有自己的尊严了。

然而时间转动的很快,转瞬已近午夜,我揪了一眼还在笔筒上沿的它,熄灯,睡觉。

第二天清早,准备再次提笔在稿纸上挥毫的瞬间,再次揪了一眼那个位置,并没有发现它的踪迹。我摇了摇头,也没有在意,蝼蚁罢了,这么大的土地,这么久的时间,谁知道它躲到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?

知道时间转动到了今天的这个弧度,几乎同样地夜晚,我似乎又想起了那个曾经悠然自得的它。拿起那个空笔筒,把它放在灯光下。随着光渐渐的填入笔筒,我不由得一愣,圆形的笔筒里,那只蚂蚁静静地躺着,可惜已经“蚁走茶凉”了。

空笔筒还是我父亲年幼的时代遗留下来的“古物”,竹制的笔筒,看似人工雕琢,但内侧的笔筒壁却是异常的光滑,看来这圆滑的路,还有这曾经让它引以为豪的高度害了它。

如果当初的高度没能让它迷恋,如果当初的惬意没有随着高度的提升而消失,它可以轻而易举的退回原地,从头开始,而不是为了高度,为了蝼蚁可笑的尊严,选择了明显光明无法到达的黑暗,其实,从那个狭隘的笔筒沿上后退一步,就是海阔天空。可如果选择了黑暗,回头的路,就如同这内侧的光滑,让它举步维艰。

我不由得想到,如果当时,它没有犹豫,选择了原路返回从头开始,并且从无数的道路里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摆脱了黑暗,爬到了灯光上,那它的悠闲,那种轻快的跳跃时候还会存在呢?然而,接踵而来的黑暗,时候会让曾经感受过光明的它无奈和彷徨呢?然后它的命运又会如何,默默的再次返回,在漆黑的屋子里不断摸寻着,寻找并不存在的光明?还是趴在窗前眺望远处彻夜通明的灯火?

我不知道,或许也无需知道,毕竟这只是蝼蚁罢了。

对于我来说,它是如此微不足道,以至于无法牵动我的任何情感。

可这一瞬间,我忽然发现,它曾经的欢悦与我是何曾的相似,然而,也许,在许多意义上说,许多的许多也只不过是蝼蚁罢了。

但若我与它一样,我希望能够欢悦的、悠然的跳动,直到最后一刻,黑暗不足以让我恐惧,高度和尊严也不足以让我忌惮,光明也不足以改变我的跳跃,因为无论何时,只需怀有一颗蝼蚁的心,就不会存在懊恼,蝼蚁无论有多光辉,终究是碌碌罢了,当唯一能让人为之动容的,只有它的欢悦和悠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